育儿:男孩和女孩的社会类别

2020-07-06 21:09 admin

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形成了大人和孩子、男人和女人,以及男孩和女孩的社会类别。但是我不认为他们已经有男性和女性,或把女孩和女人放在一个类别、男孩和男人放在一个类别的概念。对孩子来说,大人和小孩是属于不同的物种,这就好像把母牛和母鸡放在一起、把公牛和公鸡放在一起一样。孩子可能知道男孩长大后会变成男人、女孩长大后会变成女人,但是这个知识一定要有人告诉他或他自己要去归纳出来;对孩子来说,这不是一个明显的事实。或许他们认为男孩和男人根本不相干,或者至少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事。因为孩子没有「男性」的类别,所以他们把自己放在「男孩」的类别里,他们以其他男孩的行为来塑造自己的行为,而不是以男人的行为为模仿的标準。这也就是为什么男孩子看到他自己的父亲换尿片不觉得怎么样,但是假如要他做这件事的话他就认为自己完了。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妈妈是医生的女孩会说「只有男孩子可以当医生,女孩子只能做护士」的原因。

所以孩子是从男孩和女孩的类别平均差异中,了解到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差异。大多数的孩子都喜欢自己的类别,也觉得跟自己类别的人玩比较有趣,因为这些人会想做他想做的事。到五、六岁的时候,幼稚园中的小朋友大部分都是跟同性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的。当他们没有选择的时候,他们会跟任何可以跟他玩的人玩,但是情况允许的时候,他们会选择同性别的小朋友一起玩。

团体社会化最重要的时期是从六岁到十二岁,也就是所谓童年的中期。在这段时期里,我们社会中的孩子会把所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,都花在与他们同性别的朋友一起玩上面。他们相互社会化,而且把自己社会化成男孩或女孩。这个性别的社会化不仅是与同性别的同伴玩耍的结果,它更是自我分类的结果。一个女孩子把她自己归类成「女孩」,一个男孩子把他自己归类成「男孩」,然后他们从他们所收集的这些社会类别的资料中得到灵感,了解他们自己该怎么做,才是男孩或女孩这个类别中的一员。他们从出生起就开始收集这些资料了。

我的证据来自于例外的个案。以不同性别的同卵双生子来说,大家都告诉他,说他是女孩子,但是他自己不觉得他是个女孩。他对女孩子所做的事情没有兴趣。下面是他的童年自述:

从小,我就觉得我的感觉跟我的样子有很大的差距。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我以为我是不正常的,或是有毛病什么的。我不喜欢他们给我穿的衣服,我也不喜欢他们给我买的玩具,我喜欢跟男孩子一起去爬树或玩男孩子玩的游戏。

这个天生的男孩子即使在接受雌性激素的注射、长出乳房以后,还是不认为自己是个女孩。而另外也有一些孩子天生是男孩,他的雄性器官没有被破坏,父母也把他当做男孩子养,但他还是不认为自己是个男孩,作家珍‧摩理斯(Jan Morris)就是一个例子。她以前的名字叫做詹姆士‧摩理斯(James Morris):

当我三岁或四岁左右时,我发现我生错了身体,我应该是个女孩才对。这个觉悟我记得非常清楚,这是我最早的记忆之一。

像詹姆士‧摩理斯这样的小孩,像琼安(不同性别双生子中,后来恢复男儿身的孩子早年还是女孩时的名字)这样的小孩,很可能被他们的同侪所排斥,别人会认为他们有毛病——连他们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正常——就好像不能或不愿被敲平的钉子一样。有娘娘腔的男孩处境特别困难,因为其他的男孩子会嘲笑他、捉弄他。一旦他们升到一年级,女孩也不跟他们玩了,通常他们是孤独长大没有朋友的。然而,他们也社会化了,他们自己社会化自己;只不过,这是性别的社会化。虽然别人认为詹姆士‧摩理斯是一个男孩,但是他把自己归类为女孩子,所以他就被社会化成女孩子。他在成年以后决定变性。因为有个活在男性身体里的女性灵魂,是件很痛苦的事,所以他决定动变性手术使里外一致。

在《儿童发展》这份期刊中,一位研究者谈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一个名叫杰瑞米(Jeremy)的小男孩有一天突发奇想,戴了女用髮夹去上学,他的父母显然认为这没什么了不起,但是杰瑞米托儿所中的同学可不这么想。有一个男孩特别捉弄他、嘲笑他的新髮型,并称他是个女孩。为了证明他不是女孩,杰瑞米当众脱下裤子给同学看。「但是同学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。」研究者指出。「他的同学说:『每个人都有阴茎,但是只有女孩戴髮夹。』」

就理论上来说,杰瑞米的同学是对的,但事实上来看,他们是错了。类别的认同既非来自于生殖器上的标籤,也不是父母可以给孩子的。一位在琼安变性以后曾与他面谈的心理学家密尔顿‧戴蒙(Milton Diamond)认为,性别的认同来自于把自己和同侪相互比较的过程。他说,小孩子将自己与他们认得的男孩或女孩相比较,然后说「我也是一样」。根据他们内在的感觉、他们的兴趣,以及他们想要做的行为,他们把自己放入某一个性别类别中,而这个类别才是他们社会化的类别。

在西藏修道院长大的孩子麦斯顿形容自己是「住在白人身躯里的西藏人」。没有任何一个外科手术可以帮助他弥补这个缺陷。麦斯顿被他的同侪排斥,因为他太高拓展训练又太白,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他社会化成一个男孩,也没有阻止他社会化成一个西藏人。同样地,像琼安和詹姆士这样的孩子可能把自己归类到排斥他的那个团体中,认为自己是那个团体的一员。你并不需要社会类别中的成员喜欢你才能使你成为其中的一员,你甚至也不必跟他们长得像,就可以社会化成为他们的一分子。

《教养的迷思》

野三坡拓展训练